您的位置:

首页> 家庭乱伦> 朋友的妈妈

朋友的妈妈 - [db:分页标题]

 我上初中时有个叫张伟的同学关系比较好,就经常去他家。  第一次见他妈妈的时候简直快被迷死了,她保养得很年轻了,我还以为是他姐姐呢。他妈妈和他爸爸离婚了,在法院工作,虽然学历不高,但是和领导关系比较好,我估计是靠身体处下的关系,所以才能到法院工作。  有好几次我去他家都是夏天,天气热他妈妈穿的比较暴露,实在是很漂亮。  有一次晚上找他不在,他妈妈开的门,穿着非常性感,一件紧身背心和一条短裙。我都能看到乳沟了,他妈妈的大腿非常性感,肤色很白。我那时真想上去干她,可惜还是没有胆子。  那次卧室里只有他妈妈和我两个人,我们聊了很久,我能感觉到他妈妈挺喜欢和我聊天。还有一次去是白天,他妈妈穿了件很薄的连衣裙在做饭,我从背后看着这个女人,身材简直太美了,而且乳房也很美,肤色也很美,我真想从背后抱住她,然后享受女人的温存。可惜我胆子很小,不敢有什么行动。  后来,我和我同学都升上了大学,我同学升去了外省的一间大学,而我则留在本地上大学。他妈妈很不舍得儿子去外地读大学,可能她是个怕孤独的女人,她叫我有空就去她家玩,她儿子不在家,就当我是儿子。我在周末时去了几次,他妈妈见到我去很是高兴,对我很客气,还做了很多菜招呼我。  张伟妈妈见到我来热情地让我坐在沙发上。她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裙,头发披著,很动人。在她给我递来一杯水弯腰放在茶几上的时候,我无意中从她的敞开的领口看见她的胸部,两个像三角锥似的乳房。  天!她连胸罩都没有戴~  我的脑袋一下就嗡的一声,我赶忙瞥开目光。  在这之前,我连黄色录像都没看过,更别说真人,也更别说还有什么其他深层的想法。但我只是明显感觉到我体内的血液在明显加速,因为我感觉到太阳穴在一起一伏。正当我心里乱得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,我回神看见张伟妈妈正在盯着我看,那眼神,好炙热,又很亲切。  她面对我坐着说:“怎么样过来还算远吗?”  “不远不远。”  其实我心里想就算是长城我也会来的啊!  更何况是一个小时的车呢~  我们先唠了会家常便谈到她的过去,谈到她的前夫时她有些动容,原来她是当时受不了她丈夫对她的缚手缚脚似的管束才离开他的,当时她和前夫离婚的时候她损失了很多,她就要了儿子,房子和钱通通都给了她那个绝情的前夫,直到后来她重头开始又新建了自己的事业。如今的这套住所也是因为她工作的表现单位分给她和照顾她的。  后来,随着我上她家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和张伟妈妈也越来越熟悉,越来越亲近了。常常的,有时候开心了,张伟妈妈便会拍我一下,或是捏我一下。而且,她在我面前穿衣服也是越来越随便,常常令我大饱眼福。   有一次我去她家的时候,张伟妈妈也刚到家,她从冰箱拿出一碗绿豆汤给我喝,叫我先坐坐,看看电视,她要去洗个澡,实在热得不行。  过了一会,水声没了,接着就上张伟妈妈上阁楼的楼梯声。  当她上来时我都快受不了了,她没有穿刚刚洗澡前的连衣短裙,而是只裹着一条浴巾,上面露出乳沟,下面只包住大腿根。当时我强忍着,不去想她,让自己分心,好不让下体立正。  张伟妈妈走到我电脑边上的床上坐了下来,问我在作什么?  我回答刚喝完绿豆汤,还回味呢。  她呵呵的笑了,说还真会哄人呢。  当张伟妈妈看到我的眼神不时游移在她裸露出来的玉肩和大腿上,好像解释般地说:“这么热的天,现在能少穿一件就少一分热,要不是你也在,我就不穿衣服了~”  我不知道她说这话是否在勾引我,我听完后只觉得无比暧昧,无比的诱惑。  我说::“那我走了,不妨碍阿姨了~”  张伟妈妈连忙拉住我,笑着说跟我开玩笑的。接着她告诉我,她买了部电脑,但不会装也不大会用,她问我能否给她上上电脑课。我说没问题。她跟我说好,以后每逢星期六我不用上课时就到她家,给她上课。我答应了。  在下个星期六去给张伟妈妈上电脑课时,一进门,就看到她穿着白色细肩带,里面隐的看出是淡紫色的内衣,那胸部好像呼之欲出,几乎让我马上立正,而她下半身是穿蓝色的裙子。  第二次到张伟妈妈家里教电脑,她穿着粉红色无袖的背心,而从袖口看进去是一件天空蓝的内衣,而令人兴奋的是下半身竟然是穿很短的迷你裙。张伟妈妈毕竟是年纪大了,脑子里没有现在新一代女性防止走光的念头,以至我多次窥视到她裙内春光。她的内裤颜色与胸罩相同,隐约还看到几根阴毛跑出来透透气,看了真是让人血脉喷涨!  虽然我家也有电脑,可是家里没有连接上网,而在学校里或是网吧里又不方便下载色情电影,现在张伟妈妈家里却可以上网,是个绝好的机会。有此我趁她洗澡时,偷偷看起了在线观看的色情电影。没想到我正看的起劲时,张伟妈妈已经不知不觉的站在了我的后面,她惊叫一声,问我在看什么?  我说没什么,是网上下载的。  张伟妈妈很惊讶网上居然可以下载这种东西,她说她从来没看过。  张伟妈妈的表情严肃起来:“那好,你实话实说,为什么看黄片!?”  我有点语无伦次:“年轻人谁不想看看这样的东西?”  “好,你看阿姨我还算年轻吗?”  我点头。  “那让我也见识见识!”  我一阵剧烈心跳,其实早就想这样了,只是不敢说出来。  “这部片子好看吗?”张伟妈妈一边看着萤光幕,一边问我。  这不是挑逗我吗?我坐到电脑前的椅子上:“好看,你要看吗?”  “小小年纪,真够坏的,我可没看过这种东西!”张伟妈妈用手指著萤光幕上清晰的女人阴部说,声音明显有点发腻。  “去,在冰箱里拿点可乐!”张伟妈妈却在栏目里选择成人影片。  我窃喜……  我进来看见屏幕上的画面觉得很陌生,哦,张伟妈妈有自己的嗜好。这是一部欧洲的经典3P色情片,而且还有中文字幕。男女做爱的气氛很好,十分激烈。看来张伟妈妈真的是个雏儿,没看多久,我注意到她已脸泛桃花,呼吸急促。  “喂,不能看多了,你受不了的!”张伟妈妈点点气喘地说,接着她按了终止,关掉了在线观看。  “小雷,这种东西不好,以后少看~”张伟妈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。  我有什么办法呢,只得唯唯是诺

  然后,张伟妈妈提出今天不学电脑了,要我陪她出去逛逛街。我答应了。张伟妈妈进房间换了衣服出来,我一看之下几乎留鼻血。张伟妈妈虽已步入中年,但是她时髦的打扮,看起来最多三十多岁,只见她穿着一条短裙,两条大腿又白又长,上身一件紧身背心,那丰满的乳房高高的耸起,诱惑极了。  这天下午,我陪张伟妈妈逛了半天,她买了不少衣服,最后她还去超市买了菜,回家做饭,说要犒劳我陪她这么久。我们边吃边聊,饭后再聊。可能张伟妈妈也没有什么可以多聊天的朋友吧,我们聊得很晚,聊到大概11点多,什么都谈,天南海北,大到人生理想,小到电视广告。  后来差不多所有话题都聊完时,我对她说:“阿姨,谢谢你的晚餐,真的很好吃。”  “谢什么,你也陪我买了很多东西,以后想吃就到阿姨家来,阿姨做给你吃。啊,衣服还没有试呢~”  “那就现在试吧~” 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,怎么能在这么半夜,让朋友的妈妈在家里换衣服呢,明显的是换完给我看嘛。还好,张伟妈妈只犹豫了不到一秒就说也好,然后就说你等一下就去换了。我想可能是因为我跟她一起看过黄片,又一起逛街,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许多,她已经没当我是外人了。  张伟妈妈一套套的换给我看,真的很漂亮,我少不了赞美,但也给了不少意见,衣服和裙子裤子是单独买的,还要不同的搭配,结果就不停的搭配互换。可能由于我不是单单的赞美,而是给了意见吧,所以我们就开始讨论衣服的搭配,有个想法后,就去换出来,再讨论,发现衣服某些地方不适,比如,腰在瘦点,改。当然,仅仅是改小地方,毕竟不是做衣服的,不过改了以后真的更好看了,现在想来,看女人换衣服真的不能一味的赞美,适当的给出意见才最好。  这时电视上正在放内衣裤的广告  张伟妈妈指著萤光屏对我说,她也买了套一样牌子的内衣裤。  她笑了笑很自然的说:“我穿上你看看怎么样。”  然后她就进房换,出来后她身上只穿了一个黑色胸罩和黑色三角裤,当时我都感觉到自己就快撑爆了。张伟妈妈有点不自信地问我怎么样,她身材有没有走样?  我当时说:“挺好看,很性感。”  我注意到她讲话时开始眼睛时不时的往下看,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,然后用下巴抬了抬,指着我下面,说了一句:“哈哈,我们小雷长大了,精神很好喔!”  她都这么大方了,我更不以为意,调皮的说:“谁叫阿姨穿得这么性感啊~”  “真的吗?我都老太婆了。”她笑盈盈地走近我身边,用手轻轻地拍了一下我鼓起的胯部,笑笑抿嘴瞪了我一眼,去房间了。  等她再出来时,已经穿上了一条睡裙。  出乎我意料地,她说:“小雷,时间不早了,回家休息吧,谢谢你今天陪阿姨逛街。”  本来还以为她会勾引我上床的,没想到她会让我走,我只得走去门口换鞋。在我换鞋时,张伟妈妈就站在我身旁,她那高耸的乳房在睡衣里晃个不停,似是在挑逗我。我精神一恍惚,一只脚没站稳,身体在不平衡的情况下一下子就倒在张阿姨身上,双手搂着她纤细的腰,嘴正好吻在她丰满的胸脯上。  张伟妈妈脸上有点红,解窘似地嘲笑我说:“小雷这么大了,还要吃奶呀?!”  看着她的脸上绯红,而不是发怒的涨红,心想还好还好,她不生气就好。却没想到她嗔著说:“小雷,你这样搂着阿姨很舒服吗?”她的笑声听着有点放荡。然后她扶我站稳了,又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,让我走了。  经过这一天,我的心七上八下的,一连好几天不敢去她家。  大概一星期之后,张伟妈妈却打电话给我,问我有没有空陪她去跳舞?  我闻讯雀跃,连忙答应,立即赶到她家。  很明显的,张伟妈妈是精心打扮过的,只见她穿着一件薄薄的连衣裙,紧裹着她丰腴的身体,胸前两个钮子没有扣,高高的乳峰显而易见,很惹人注目。她两侧隆起的部位上的奶头像受到挑逗一样,紧紧贴在柔软的裙衣上。走起路来,她的大腿和屁股都缓慢似流水般地颤动,带有一种肉感的诱惑,高高的乳房在蝉翼般的裙衣下,以性感的节奏急剧地起伏著。  舞厅距她家不远,走路十多分钟就到了。舞厅里跳舞的多数都是中年人,我不禁感觉到有点倨促。大概跳了半个多小时之后,突然灯光变得更加暗了,旁边的情侣已纷纷在拥抱,我怕不好意思,想走回去座位。  张伟妈妈却把我拉住了:“我还想跳多一阵子~”  我们四手环抱,张伟妈妈的乳房顶着我胸膛,让我的阴茎马上不守安分地挺了起来,张伟妈妈看着我的眼睛笑了。我在她耳边说:“阿姨,不好意思,我控制不住~”  张伟妈妈豁达地说:“没事,年轻人血气方刚,不过你这样挺住会辛苦吗?”  我摇了摇头:“辛苦倒不辛苦,只是我怕被别人看见不好意思~”  张伟妈妈吓了一跳,可能是她猛地醒悟到,如果被别人看到她和一个勃硬下体的年轻男性跳舞,别人会怎么看。于是,我们只跳了一半就回到座位,顺便结帐回家了。  先回到她的家里,她把厅里的灯调暗了,窗帘也全放了下来,而且还播放著轻音乐。张伟妈妈说:“你再陪我跳完那半支舞 好吗?”  我忙点头说好,上前拥抱着她,随着音乐迈出了舞步。  一跟张伟妈妈有了身体碰触,我又立刻有了生理反应。其实我也不想,可是它就是起来了,就是那样的竖立著。害怕与害羞同时涌上心头,我的头低的很低很低,心也蓬蓬乱跳着,暗骂着该死的阴茎为何那么挺。就在我低头惶恐不安的时候,张伟妈妈一直也是沉默著。  这样相持了一会后,张伟妈妈终于打开了沉默,她突然吃吃地笑道:“嘻嘻,你下面又顶住我了!”接着,她那本来放在我肩膀上的手,缓缓往上移动,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庞。  温柔而又带着欲望的抚摩,安定了我惶恐的心,也激发了我蓬勃的欲望。当时我想张伟妈妈的意思,一定是对我的暗示。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我一把抱住了她柔软的身子~  当我拥抱她的时候,我的心脏跳得非常厉害,与次同时我的脚也有点软,张伟妈妈腿也软了似的,我俩顿时因拥抱而失去了重心,在房间里相抱而飘舞。 随著几下旋转,我压着张伟妈妈软软的身体,倒在她家的大床上。  在我的重力压负下,一声急具诱惑的呻吟响之张伟妈妈的喉间。那声音是那么的轻而委婉,对于我这出生之犊如同天外梵音。我的眼睛冒火了,我的手移到了银色衣裳的最高峰,开始用力的抚弄著那两团柔软如棉花的肉球,同时两眼不放过双峰因我袭击下的变化。  张伟妈妈在我生硬的动作下,扭动着丰满身躯。扭著并且轻声嘶吟著,那微微蠕动的身躯,总是托住我的身体,特别是那里,也就是我暴怒的阴茎,总是在张伟妈妈的小腹间滑动,并且随着她轻张的双腿深入腿间纵深地带。饱满更软的肉摩擦著滑入那里的阴茎背面,电麻一样的感觉由那冲向心田,虽然没经历过,但我的想像却明白的告诉我,那一定是女人的阴部,那里是生小孩子的地方。  自了解到此后,我的注意力顿时从饱满的双峰转移下来,朝下观望着,那一幕令我几乎鼻血乱喷。因眼前的情景,张伟妈妈的裙子已经撩到腰以上,那双修长雪白的大腿就夹在我的腰上,顶起的部位就在她白色三角裤,大腿间的部位埋著。  她那生育孩子后微鼓的小腹也裸露在外,并且白色的三角裤外几根黑而长的阴毛现入眼前,哦到此我的那被夹住的阴茎开始由心念而脉动颤抖起来,随着一声轻吼,我射了,而且是很多很多,射得裤子湿透了,并且透过我的裤子粘到张伟妈妈的白色内裤上。  随着我的一波波的精液,她那里也湿透了。对于我的射精,张伟妈妈先是眉头一皱,继而失望的神色也为之闪耀过她那风韵尤存的脸蛋。她轻轻的推了下了在她身上的我,本想让我下来,可是却推不动,因为我还舍不得离开她那软软的身躯,我享受着她那里温度和柔软,张伟都无法享受这一切,而我怎么会轻易放手了。  看我这么迷恋在趴在她身上,硬推确实不好,于是轻轻抖了抖小腹,碰了碰我软下来的下体,商量道:“小雷下来,那里都弄得一塌糊涂!让阿姨清理一下~”  她理所当然地脱掉了我的裤子,捏着我的阴茎,用纸巾温柔地为我拭擦著。  在她的碰触下,我又再次复活,又从小虫复活成巨龙。  “小雷。鸡鸡怎么那么大!”  听到张伟妈妈的问,我望着她的面庞。  “嗯,真大!”  听到阴茎被夸,我的虚荣心忽然膨胀起来,与次同时将阴茎狠狠的摩擦着她的三角地带,身下的女人开始受不了。温热的手环在我后背,摸到我的腰上,并且由后面摸着我那紧缩的睾丸。接着她向上拱起腰,另一只手伸到下体,脱掉了内裤,然后她大腿往后一缩,大腿在一蹬,手一用力乳白色的三角裤飞了出去。  “阿姨~”  还未等我想把话而说完,张伟妈妈的手已经将我火热的阴茎握入手中。被握时,前端棒身舒服让我哼了起来。就在这时,眼前的张伟妈妈忽然牙一咬,握住我阴茎的手一带,身下的压着的她将大腿一拱。“啊”,声音不大,却消魂锁骨。那一直在我手中生活的阴茎,如今被湿润的肉壁包容了。张伟妈妈开始在引导我插入后,将我再次抱紧,并轻轻地拍拍我的屁股示意我抽插。  “干死你~。我要插死你~!”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淫语出自我嘴。  听到我的轻吼,张伟妈妈的脸色红了起来,身体也微微颤抖。  “有本事就干死我吧~,死小鬼~,臭小鬼~!”  这就是她的回答,算是对我的反击。  而我听着她的这些话,在她体内的阴茎再次粗大几分了。感到我阴茎变硬后,张伟妈妈更用力的扭动着下身,她有双修长的腿子,有时她的大腿会伸到我的背上来轻揩,显出她的享受。我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我的阴茎比较大,张伟妈妈的高潮来得十分之快,而且强烈得使她痉挛。 

 大概在三次高潮后,她就有些神智不清了,迷迷糊糊地叫道:“我要死掉了,老天~!你怎么还不完呀~?”  终于,我也忍不住在张伟妈妈的体内一泄如注~~  最后她突然对我说:“你快下来,我腿抽筋了~”  做爱做到腿抽筋。人生的享受呀~  和她做爱可以感觉到她的性生活不算很活跃。平息之后,张伟妈妈两腿夹住我的一条腿,一边用手爱抚着我的胸脯。她告诉我,她的前夫在这方面很差,过去的情人也不行,跟我一起,她有了从没有过的满足。前一段时间,她和她的情人分手了,经常失眠,精神都要崩溃了。然后,她只说了一句话就满足地睡着了:“你比我经历过的所有男人都要厉害~!”  醒来时,已是第二天的早上了。  我突然想到个问题,吓得一跃而起。  张伟妈妈问我什么事?  我说,今天是星期天,张伟会不会回家?  张伟妈妈笑了,她说别怕,张伟不会回来~  接着,她好像领悟了什么。她说:“我看你跟张伟之间都没什么联络吧?坏小子,你常到我家来是看上我了吧?”  被她说中心事,我有点难为情,不过反正都已发生关系了,也无所谓了。我就说实话了:“其实,我是早就想跟你做爱了,张伟妈妈,真的,有时候晚上我就拿你作对像来打飞机呢!”我抱着张伟妈妈躺在她床上,边抚摸她边说。  “是吗,那你怎么不早点动手呀,阿姨又不会拒绝你的~”张伟妈妈笑咪咪地说。  “可我怕你呀!现在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呀,对了,阿姨怎么不去看张伟呀?”  “我怕坐车呢,再说,我要是去了,谁来陪你呀~?”  “那你就不想你儿子了吗?”我问张伟妈妈。  她笑嘻嘻地说:“想呀,现在你就是我儿子呀!来,叫妈妈吧,妈妈再让你弄一回~”张伟妈妈轻佻地说,又开始用手揉我下面了。  真看不出,张伟妈妈会淫荡至此。  我忽然想到张伟也喜欢看母子乱伦影片,心中一动:“说实在的,如果我是张伟,我早就对你这个美丽性感的母亲霸王硬上弓了~”  “哎呀!羞死人了,怎么儿子可以……那有做母亲的和儿子搞的……那岂不是乱伦……”张伟妈妈的脸一下子烧红了,但她的手仍停留在我的下体玩弄著。  “谁说没有,我就有听说过,还亲眼看过哩!”  “真的?你看过谁……?”  说真的,我并没有亲眼看过,但到了这份上,我就思索著曾经看过的黄色小说,找了其中一篇,描述给张伟妈妈听。  ‘有一天我去我们学校的讲师蔡世贤家里,他家门没锁,半掩著。我从门缝里见到里面的情景,心脏噗通噗通的差点跳了出来。只见蔡世贤的妈妈淑惠赤裸著上身,站在化妆台前,竟全身赤裸地站在后面搂着她,把胸膛贴在他妈妈裸露的背上。他左手按在了妈妈的胸乳上揉捏,右手伸在前面的窄裙里面活动着。  上身赤裸的淑惠,只剩一条非常短小的窄裙紧裹着腰臀。她转身把儿子的脸搂入胸怀,同时竟伸手下去握住儿子的阳具套弄著。世贤一边吸舔妈妈的乳头,一边慢慢地把右手从妈妈的屁股下面再度滑入她的裙子里。淑惠合作地缓缓将双腿尽量张开,让儿子的手在她裙里便于活动。  世贤左手搂着妈妈的后颈,两人的嘴唇激烈地黏缠在一起,他的手在妈妈裙里的活动幅度越来越大,刺激得妈妈像蛇一般地蠕动着,不一回,就看见一股半透明的液体从她裙里流出,顺着雪白的大腿往下淌。  淑惠颤抖地呻吟著,屁股兴奋地左右摆动。终于,她突然脱离儿子的拥抱,转过身子,趴在化妆台上,翘起屁股对儿子说:“妈妈忍不住了,快进来吧!”  对着似是极度饥渴的母亲,世贤被刺激得兴奋如狂,马上一举而入~~  淑惠顿时“呀”地叫了一声,她转回头,甜甜地笑笑:“我儿子真强壮!”  淑惠不住地喘气,屁股兴奋地向后挺动,配合儿子的动作。  世贤紧紧扶住母亲的腰身,每一下的冲刺都是么的强劲,他便动便说:“儿子要是不够强壮,怎么能够满足如狼似虎的妈妈呢?”  淑惠听到儿子的调笑也不以为忤,只是伸手到后面,拍了一下儿子的屁股,算是惩罚。她说:“我们这样……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你老婆呢?”  世贤答道:“管她呢,她也和她表哥偷情呢!”  淑惠一愣:“你怎么知道?”  世贤增加了速度,说话就不禁有点气喘:“我…我亲眼看见的!”  淑惠有些心疼儿子,她把手放在儿子大腿上轻轻抚摸,似是在安慰他一般。为了让儿子更享受,还剧烈地扭动屁股她还剧烈地扭动起屁股。她一扭,果然儿子立时发出了舒畅的叹息,同时也更加猛烈地冲刺著。淑惠心下得意,儿媳妇能给予儿子的东西她都能给,儿媳妇不能给的,她也能给。  她在激情昂扬中突然想到一事:“那你…她是怎么和她表哥偷情的?”  世贤的语气很平淡,没有那种带了绿帽子后的激愤:“有一次阿美送她表哥出门,很久都没回来,我于是出去看看,想不到他们两人竟在后面楼梯间做爱!”  “就在后楼梯做,怎么这么不要脸……”  淑惠有点吃惊,她想像著一男一女如何在楼梯间做这种事,马上联想到她和儿子……顿觉一波猛烈的快感在她体内席卷而来,一下子就淹没了她,淑惠当时就身不由己地痉挛起来。  世贤先是放缓了冲刺的速度,只是一下一下有力地顶撞妈妈,等妈妈的痉挛停止下来后,他又飞快地冲刺起来,一会就把妈妈的灵魂冲上了半空中。  淑惠不住地呻吟喘气著:“喔……喔……妈又要来了……喔……你也跟妈一起吧,我们母子俩一……一起来吧……”  世贤也到达爆炸的边缘,于是加快速度,而且每次都重重地插到底,睾丸次次碰撞在淑惠的屁股上,发出啪啪声响。  “啊……啊……妈,我要来了……”  他已支持不住,一阵疯狂地挺撞,做最后的冲刺~~  这时淑惠处在性欲狂潮里,全身火热酥软,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强烈的高潮让淑惠全身痉挛不停,子宫不断地收缩,滚烫的体液一波又一波地喷洒而出,不断地浇在世贤的龟头上,受到刺激的世贤作最后挣扎地插了几下,龟头一麻,一股热烫浓烈的精液也全数射进淑惠的体内深处,射得淑惠如痴如醉地呻吟。淑惠无力地翻了个身,整个人瘫软在化妆台上喘著大气,还沉醉在高潮中,而世贤也累得趴在妈妈身上休息著。   一会后世贤看母亲还躺着不动,于是他张口叼起淑惠的乳头吸吮著,同时双手不停的爱抚著淑惠,不久,淑惠也从高潮中清醒过来,她双手紧抱着世贤的头说:“汉儿~还在吃娘的奶啊?该起来了,待会你姐姐就要来了~”  “妈,我刚刚又射到你里面了,怎么办?”  “能怎么办?先用底裤擦一擦了,先起来穿衣服吧~”  “嗯~”’  听完我的叙述后,张伟妈妈满脸的不可置信。  她低声地说:“唉,真不可思议,果真有母亲和儿子乱伦呀~”  “世界上妈妈与儿子干的,多着呢!在欧美国家以及日本等等。父女、母子、兄妹、姊弟乱伦的案例,更是多得不胜枚举。”顿了一下,我又随口说:“像张伟,他就跟我说过,他对你有那方面的兴趣~”  “什么?你是说……?”张伟妈妈脸上一阵惊讶。  “是的~”  我又接着信口开河道:“张伟还说他喜欢拿你的穿过的三角裤来手淫~”  “啊~”一时之间,张伟妈妈茫然地望着我。显然这对她造成很大的冲击,我的话使她震惊,也肯定使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,因为她加快速度地玩弄着我的下体,忽然她好奇地问:“那你呢,对你妈妈有没有……?”  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  一听到张伟妈妈提起妈妈,我在她手里的下体变得更加坚硬。  “真的吗?看你一听到妈妈,那里就硬得要命,还真有点可疑。嘻嘻,说实话没有关系,我会保守秘密的,究竟有没有呢?”  “唔……有时也会想着妈妈……”  “原来如此,那么你也和伟伟一样,拿着妈妈的三角裤手淫?”张伟妈妈兴奋得脸都红了:“小雷,那……那么现在你把我当成你妈妈好吗?”张伟妈妈脸红红地道。  “好啊~”  她无耻的提议使我倍感兴奋,一下子就勃得老高。我抱着她猛一番地亲吻。  张伟妈妈自动地张开双腿,让我进入。我们两人就闭起眼睛,互相抱住,开始动起来。他们已经把毯子都蹬掉了,赤身裸体地在床上翻云覆雨。他们都感到越来越迫近高潮的时刻。张伟妈妈忽然附嘴在我耳边,喘息著道:“现在我叫你儿子,你叫我妈妈~”  我听了感到十分之刺激,戳得更用力了。  张伟妈妈立刻感受到了,大声呻吟起来,两手抱住我臀部,轻唤:“儿子~~”  我回应地唤道:“妈妈~”  张伟妈妈又唤:“儿子~”  我们的动作越来越急促、剧烈,全身都在扭动。  张伟妈妈越来越大声地叫道:“儿子,妈爱你~~”  她的头移到床沿外面,一头长发瀑布似地倾泻下去。忽然,她嘴张大,脸部抽搐起来,出现亢奋难忍的神情,臀腰高高拱起。这时,我也是小腹一阵舒畅,一阵颤抖,忍不住射了出来。在最后的时刻,我跟张伟妈妈几乎是同时叫喊出来的~  “妈~!”  “儿子~~~~!”  我们终于平静下来了,张伟妈妈头枕着我的手臂,偎在我怀里,脸上红艳艳、笑呤呤。  “怎么样?”我微喘著问。  张伟妈妈梦呓似地吁了口长气,闭着眼睛幽幽地说:“我从不知道,高潮是可以强烈到这个程度的,刚才我几乎是要死过去似的~”  “还是你儿子的魅力大~”我听了有点酸酸的:“那以后你就跟你儿子做好了。”  张伟妈妈没听出我的调侃意味,急道:“要死了,那怎么可以?代入角色玩玩还可以,真的乱伦可万万不行。不过,”张伟妈妈搂着我说:“我是不是很浪啊,你不会觉得我下贱吧~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事,和你做爱的时候,我好像变了个人,喜欢让你骂我,我和你做的时候,想像你是我的儿子,在操她的妈妈,我就特别兴奋,特别容易来高潮~你说我是不是思想有点脏呀~? ”                

(完)